《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前八集略平淡,后两集拯救了整季剧。这一季完成了具有的反衬,大战在即,而且第七季将是一群女士的大战,女孩子们纷纷大权在握:龙母丹妮莉丝集结船队开启征程驶向维斯特洛;瑟曦用鬼火灭掉大小麻雀一众登上了铁王座;珊莎对北境之王的野心也蠢蠢欲动推断雪诺会正剧;提利尔家族的荆棘女王也对杀了他外甥儿子女儿的瑟曦恨之入骨;铁群岛以后的女皇雅拉像大丈夫一样勇敢无畏;艾莉亚也凭一己之力结果了佛雷家族的族长及外甥;熊岛十岁的统治者莱安娜•Moll蒙这多少个小女孩也能在研商北境之王的会议中出言镇住一大群五大三粗的爷们儿……这一季终,除了雪诺和艾莉(Ellie)亚,身居高位的几乎全是女性,从七八十岁的奶奶,到十岁的小女孩。

心满意足!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前些天等来了权力的游艺第七季第一集的翻新。

有权有势的才女们

故事承接着上一季先河,继续讲述发生在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权位争斗故事。其实,与其说是权力争斗,不如说是讲人心、现人性,这也是此剧如此受欢迎,可以横扫艾美(Amy)奖的要害原因。

 
 创作者可能是女权主义者,也可能对女生可以统治好世界怀有光明的心愿,相信女子比男人更和平、更仁慈、更通晓、更有平衡力、更善长管理。《权力的玩耍》讲的是新秩序取代旧秩序的轮流史诗,而这些新秩序恐怕是在冰与火、血与汗的较量后,由妇女来确立的。

上一季中,雪诺在北境南面,丹妮莉丝(以下称龙母)带领队伍容貌踏上道路,布兰逃过一劫,瑟曦炸掉了贝勒大教堂,小玫瑰、大麻雀等人身首异处,托曼跳楼自杀……所以这一季故事将迎来首要转折,瑟曦要直面各大家族挑衅,异鬼也要肆虐来袭,Winter
is here!

第七季:寡妇之战

宴会上,弗雷在宴请众人,就像他当年请客来重修于好的罗柏一行人一样。众宾喧哗,觥筹交错,弗雷和大家把酒,庆祝血色婚礼上对史塔克家族的杀戮。没悟出,喝了酒后的众人见血封喉,艾丽娅则迟迟撕下伪装的人皮面具。

 
 前五季《权力的游艺》的一大特色就是黑马的首要人员殒命,第六季也不例外,可是还好,Ellie亚、雪诺、珊莎没死,瑟曦没死,可惜的是小玫瑰死了,从前递小纸条让三姨回高庭,还以为他有什么样对付大麻雀的高招,结果和麻雀们一齐葬身火海。该死的拉姆(Lamb)斯•波顿死了,该死的老佛雷死了,该死的大麻雀死了。

实质大白!原来是艾丽娅易容成弗雷,毒杀了一度踏足杀害自己家人的弗雷家族。离开时,她对弗雷的老婆说:
“当外人问你这里发出了怎么?告诉她们北境铭记,告诉她们凛冬降临了弗雷家族。”

第六季海报

艾丽娅逐步离开,镜头逐渐拉远,音乐悄然响起,气势变得雄迈。她嘴角轻微上扬,透露狡黠的笑脸,这一笑是对倒在血泊中的敌人的憨笑,也是亲自报仇雪恨之后的恬静。

可望下一季,史塔克仅剩的四兄妹疾速重逢,然后都休想再有史塔克死去了。丹妮莉丝的胜负我倒一点不关注,她以前流亡在外的戏份我认为很无聊,整天喊口号,到处是金手指,惺惺作态,连本来戏很足的小恶魔到了她的社会风气后也变得最佳无聊,经常端着酒杯讲多少个无聊的耻笑拖延浪费时间。瑟曦会被表弟杀死,这多少个预言会成真,是必然的了,只是杀死他的兄弟应该不是她直接提防的小恶魔,而是和他乱伦的弑君者詹姆。

纵使在这一个地点,她亲眼见到自己的四姐、妹夫、大妈等亲人被依次杀害;也是在这些地点,她亲自毒杀仇敌、手刃凶手,为亲人复仇雪恨。自此,她的复仇名单上少了一人。

龙母出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平等的章程手刃敌人,中世纪的亚洲打架和西魏中华的下方依然有异曲同工之妙,和颜悦色恩仇,何其痛哉!

百无聊赖的小恶魔

但实际上,这未尝不是艾丽娅个人的成人与衍变,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成长为亲手毒杀敌人的“报仇者”,这之中经验的过多磨难,观者即使只可以回味这么些,但亦能为之震动。

 听说第八季就满门收尾了,而且第八季唯有三集。一最先我无法领悟为何不多拍七集凑成以前一样的呢?现在清楚了这表达创作者制作者实在,故事讲完了就是讲完了,假如随随便便再节外生枝一下,啰嗦个几集,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就像中华的居多电视剧,又臭又长,很多地方特别是中间的几集纯粹是拖延时间,浪费的是观众宝贵的生命。抵制那一个充满着插科打诨丝毫调整不起观众心绪的长电视剧。

万里长城外,寒风凛冽,暴雪漫天,异鬼大军逐渐逼近。在此以前雪诺和异鬼大战的军队已经化为了异鬼,现身在来袭的武装部队中。长城墙下,布兰睁开双眼,原来刚刚暴发的上上下下是他作为先知者看到的,而随着大门的关门,布兰脱离了危亡。

没话说就绝不说

上一季中,布兰继承三眼乌鸦,拥有先知能力,看到了雪诺的身世,也领悟了阿多的名字来自。不得不说,阿多为了掩护布兰,一贯堵在门口戒备异鬼侵入,口中不停叫着“hold
the door”,最终牺牲自己。这是全季最令人泪奔的一念之差,最令人感动的气象。

 
 《权力的玩耍》第七季,二零一九年再见,希望集集美观,我爱的人员都并非死掉。

这一季中,布兰到达黑城堡,离临东城尤其近了,和雪诺、珊莎团聚的日子相信很快就会过来。随着剧情的有助于,千百年来拥有魔法的长城估价难以招架住异鬼,其军事恐怕会越过长城这道最终的防线,对雪诺等发动进攻。而拥有先知能力的布兰应该会和表哥雪诺并肩作战,在制服异鬼的经过中起到第一的机能,这也是当做先知的三眼乌鸦珍视人类的高风亮节使命。
 
另一头,雪诺在临东城召开动员大会,号召我们打成一片,找寻龙晶,共同反抗异鬼。在对于叛乱家族的城建处理上,雪诺和珊莎意见不相同,六人当着人们的面有些争议。

熊岛小主

“今日的刀兵已经不重大了,北境必须合力。”雪诺的动员大会振聋发聩,使北境更加团结。珊莎则有些失落,一旁的小手指头则默默无闻看着这整个,对珊莎投去关注的眼神。

会后,雪诺和珊莎展开了交换。雪诺觉得他在人们的眼前否定自己,有损于自己的威信,而珊莎则认为雪诺需要比慈父、表哥聪明,不要犯愚蠢的不当,要保障好史塔克家族。

雪诺在私生子大战中差点被小剥皮兰姆斯杀掉,最终是珊莎带着小手指头携带的山沟沟战士前来帮忙,成功救助雪诺赢得这场私生子大战的制伏。

这也是珊莎的成材,经历了那么多苦头后,她早就不复是非凡一心只想要嫁给国君乔弗里的“傻白甜”。珊莎演化了,有投机的想法,甚至有些黑化了,她甚至将雪诺和乔弗里作比,甚至有些眼红瑟曦的权杖手段。

而和小手指头之间的嫌隙,是被小手指头利用,依旧利用小手指头呢?似乎很难说,然而作为这场权力游戏的幕后黑手,小手指头的招数和阴谋可不简单。他会挑拨珊莎和雪诺之间的真情实意呢?甚至挑唆起更大的争执争持呢?

上一季中,雪诺的主角光环蹭蹭蹭直升,已经势不可挡。被叛军杀死后,又被梅丽珊卓复活,死而复生;在私生子大战中,被兰姆斯军队团团围住,命悬一线,最后也逃过一劫;在熊岛小萝莉的助攻之下,被北境各我们族用户为北境之王。

于是,雪诺承担的使命也会变大。毫无疑问需要指点北境之民抵抗异鬼大军,甚至和自己的姑娘龙母相会,结盟?也许。毕竟身在书城的山姆(Sam)查到了能够杀死异鬼的器械龙晶的所在地,正是龙母即将登陆的邻里玉林岛,而雪诺需要龙晶来克制异鬼。

雪诺已经不是特别“什么都不明白”的囧▪雪诺了。他必须站出来团结北境各大家族,他必须寻找到能够制服异鬼的不二法门,他必须和龙母等势力结合在联合,共同抵御异鬼大军。毕竟什么人叫您是中流砥柱呢?
 
君临城,瑟曦注视着眼前画师正在画的维斯特洛大陆图。詹姆走进去,似乎对此瑟曦痴迷于权力有点不开玩笑,几人中间一度有了芥蒂。
瑟曦:“你自从回来后就很随笔话,你在生自己的气?”
詹姆:“不,没有发火。”
瑟曦:“你毛骨悚然我啊?”
詹姆反问道:“我应当害怕你吧?”

还要,攸伦从铁群岛引导的1000艘帆船军队抵达君临城,这是瑟曦邀请来的盟军,他是要用这一个战船来换取和瑟曦的婚姻。詹姆认为攸伦的铁群岛军民是一群见利忘义的小人,不可能和之结盟,瑟曦不以为然。

在大殿上,攸伦向瑟曦求婚,顺道讽刺了詹姆,说自己是有两双手的健全人,还说杀死自己的表弟特别爽。这是一种暗示,暗示瑟曦能够杀死自己的四弟。瑟曦则当场拒绝了攸伦的求婚。

正如瑟曦所说,来自各地的仇人都来挑衅自己。自己的亲表弟小恶魔变成了龙母的君主之手,即将来袭;野火炸死小玫瑰等人后,和高庭从亲家变成了仇人,老太太早已和龙母结盟;而河间之地的弗雷家族已经被艾丽娅解决,又少了一个帮办。那是表面的挑衅。

个中方面:瑟曦迷失于权力,和詹姆之间的裂痕已在逐渐变大;坐上铁王座的人都不得好死,瑟曦会是下一个啊?詹姆的绰号是“弑君者”,瑟曦现在也是始祖,他会亲手杀掉自己的爱人吗?或者被艾丽娅杀掉,毕竟瑟曦也在艾丽娅的杀人名单之上。

体育场馆,Sam没日没夜的干着办事,搬书、刷马桶、扔垃圾堆,镜头来来回回,交叉剪辑。突然,他看到了一道铁门,大门紧锁,门前面有什么样吧?

算账归来的艾丽娅踏上路途,继续查找下一个仇敌。行经一树林,一个新兵在唱歌,艾丽娅被吸引了,她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这群士兵。

那群去河间地保障秩序的首席营业官,面对艾丽娅这多少个路人却邀请他同台喝酒吃肉。“我二姑教我要对别人好”,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也许是提醒艾丽娅内心的善良,不被报仇所蒙蔽,不可能自拔。

里面一个战士说:
“一个好闺女形影相吊去君临城做怎么样吗?
“I am going to kill the queen.” 艾丽娅回答得简单而又霸气。
人人哈哈大笑,她也随后大笑。是啊,刺杀女王,真是天大的笑话,何人会相信吗?

夜幕降临,狂风暴雪,猎狗指引一群人在风雪中前行。夜晚大暑纷纷扬扬,猎狗在安葬死者,他并不算认识那对死去的父女。而其实这对父女是她后边经过所杀,那也是猎狗的衍变,从一个兰哈利法克斯特家族杀人如麻的汉奸到有怜悯之心的平日人们,死而复生的猎狗知道自己活着的价值。

这也是此集里令人感觉到安慰的情景。人物角色的转变,不是非黑即白,有衍生和变化。同时,这也是《权力的嬉戏》的魅力所在,人性的浮动体现,不只是计谋争斗,讲人心、现人性。

硝烟弥漫的海洋上,三条龙在空间呼啸,龙母指导着军事行驶着,她的视力坚毅而又充满期望,就要踏上阔别多年的家乡。船在安庆岛着陆,走到对岸,龙母停下脚步,亲切地抚摸着大地,然后留下一个手印,似乎就像一个久未归乡的兵员。

当城门逐渐打开时,龙母走进来,一步一步向着非凡被焚毁的王座走去。在指挥室,龙母转身对小恶魔说:
“Shall we begin?” 画面突然戛然则止。
之所以维斯特洛大陆的权力游戏才刚刚开头?

就算只是指日可待一集,是第七季故事的发端,但故事的走向已现端倪——正如此季宣传语:Winter
is here!

正确,凛冬已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