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三年15月,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在圣地亚哥小巨蛋进行尾场演唱会,安哥环节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突然出现与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合唱《淘汰》。

2007.04 《认了吧》

当大家从学生逐年成为“中佬”,从周杰伦先生听到陈奕迅先生,我们学会了做人不必时刻得到共鸣才活得下去,也初步精晓优雅地观赏独处的时节。

  
  从《怎么着》,到《怎么了?》,再到《认了呢》,玩兴十足的Eason,开尽了专辑名称的笑话。
  
  那张本来是《The two
sides》另一面的专辑,一拖再拖之后,加上两首新歌,终于精晓的推出。
  
  华星时期的Eason还在寻觅国语市场,还在走偶像路线,所以你能在《一滴眼泪》里听到还在走学友唱腔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故作愁苦的唱着《情感约》;而在英皇时期,《更加谢谢》加上包办全碟歌词的林夕,杀伤力终于无比强大,《你的背包》简约而不简单;《感激我》最有Eason本色,好唱又幽默;疗伤圣药亦有《你会不会》《想哭》悉数道来;最终还能藉着《狂人日记》愤世嫉俗一把。
  
  而在世上时期,陈奕迅先生的汉语越做越洒脱,你见不到他窝在沙发里恨恨的捏碎若干番茄,然后幽怨的唱“离开你六十年,但愿认得出您的子女”,也见不到她“呼天叫地爱爱爱爱到要吐”。娶妻生子的陈奕迅先生,专辑里想带给观众的资讯已由原来的苦情、滥情转为“LLive
For Today”式的思辨:生活,不单单唯有严寒的爱意。
  
  所以我们听见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听到了“应该怎么爱
可惜书里没有记载 终于查找出来
但岁月却不回去”。在此以前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喜欢往人胸口上撒盐,而前些天喜爱赠人鸡汤,温暖心灵。回看陈奕迅先生的大热之作,《幸福摩天轮》是青涩的恋爱;《K歌之王》是无情的爱情;《前年后日》是惨惨惨;而前几日的《富士山下》,则始于辅导人,“要具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在那种景观下的《认了啊》,毕竟又是何许传承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一直的音乐主旨的吗?
  
  陈奕迅先生最开首的打算,是在06年初推出一张双CD的特辑,一面中文,一面国语。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想用AB餐的方法,来解说一首歌的两种语境下差其余寓意;但众所周知那样干,唱片商家是不大乐意的;于是最终分离了,再删一点,加一点,一张所谓“全新”的国语专辑,就像此出炉。
  
  乍看制作阵容,除开汉语专辑里早已悉数出现的林夕(Leung Wai Man)(Leung Wai Man)、陈小霞、Cy
kong等“老相好”之外,方一杯、周杰伦先生、易家扬等人的名字也着实令人万象更新,那么,成品怎么样?
  
  
  1 烟味 VS 裙下之臣
  
  国语:烟味 曲: Alex San | 词: 方文山
  汉语:裙下之臣 曲: 亚历克斯 San | 词: 黄伟文
  
  
  《烟味》的乐章能够说是少数毛病都尚未,完美,无懈可击。
  
  不过,那首歌终究说了怎么样?无的放矢的歌词配上曲,听完将来完全不可以给观者一点点互换,犹如一个人温馨在喃喃自语。再看看普通话原词《裙下之臣》,立马高下立判。
  
  黄伟文犀利、讽刺、隐喻却又展露的歌词挑逗着观众的每一根神经,“抬头望波浪裙下的风
连幻想的质感都平等柔润 无论雪纺或丝绒
同样诱发过自家那一秒悸动”,先导寥寥几句,立时将《裙下之臣》这一个主旨点得涉笔成趣,可谓绝佳!而《烟味》整首歌暴露了方文山先生平素以来的坏处,写东西华丽无比,可是日常金玉其外,内里却是毫无价值的败絮。再看看方文山(文森特 Fang)同样的韵脚上写的词,“那玫瑰终归会凋谢
迷途在嘲弄着这些绿叶 冬日总算也妥协发轫通往寿终正寝那一次倾斜”……什么人能告诉自身这到底说了吗?
  
  
  2 淘汰
  
  曲: 周杰伦 | 词: 周杰伦
  
  那首歌的炒作程度不是相似,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和陈奕迅先生两大天王的首次合营成了一一媒体电视发表的用词。只是这几个人都不知晓,早在周未出名时,他就给已凭《K歌之王》大红的陈奕迅先生写过歌了。
  
  本次他们的通力同盟,还不如当场的《敌人》。敌人至少还有点贴切的友爱,而这一次《淘汰》,曲没什么难点,词却难题大了。我很想替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的国语教师抽她一顿,然后请她告知本身何以叫“老不醒”,什么叫“完美放任”,什么叫“回忆没有皱折”,什么叫“安慰的淘汰”。定语宾语状语被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一锅炖了,出来的歌词自然就惨不忍睹。
  
  这首歌很好唱,成为K歌新秀推断是没什么难题的。只是现在的陈奕迅先生,还亟需那种价值不大的K歌行货吗?
  
  
  
  
  3 笑容可掬男士
  
  曲: CY Kong | 词: 易家扬
  
  忍了两首无缘无故的歌曲之后,终于忍来一首可信赖的。
  
  曲不算是CY
KONG的文章里可以的,看得出她也没花多少心境在那首歌上,显然有赶工的印痕。词方面易家扬可以给前面两位还在梦游的文山和杰伦好好的上一课。不须求词出彩,至少也要不过不失,那首《欢畅男士》既是那般。
  
  总感至今的eason,无法再唱那种歌装嫩了。风格上三番五次了《怎么着》里的《Hippie》,依旧是以“随性”、“不难”、“纯粹”作为中央思想,只是本次明确要年轻许多。
  
  
  
  4 红玫瑰
  
  国语:红玫瑰 曲: 梁翘柏 | 词: 李焯雄
  粤语:白玫瑰 曲: 梁翘柏 | 词: 李焯雄
  
  
  果然,国普通话的词由一个人开写,要可信得多。《红玫瑰》和《白玫瑰》遥相呼应,各得益彰,很有意味。
  
  《白玫瑰》是讲爱情的丢失,而《红玫瑰》则是爱意的叛乱。说一样却又齐趋并驾,中央思想由《白玫瑰》中“得不到的
一贯矜贵”延伸到《红玫瑰》的“被宠坏的 都有恃无恐”,可供观者细细观赏。
  
  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与梁翘柏先生的搭档很少,寥寥两回都一定完美。上次《一夜销魂》尚令人铭记,本次的两朵玫瑰也来得一定可观。期待他们将来的发挥。
  
  
  
  
  5 月黑风高
  
  国语: 月黑风高 曲: CY Kong | 词: 林夕(Albert)
  粤语: 黑择明 曲: CY Kong | 词: 林夕
  
  再一次重新一下上边的那句话,“果然,国汉语的词由一个人开写,要可信得多。”
  
  《黑择明》用简单的乐章环境,既向黑泽明大师致敬,又率领人不应自杀,多着重生命,这么七个体面的主旨被林夕(Albert)写得不怎么样中见真章,说教却又看不到笨拙的意味。“失恋也死
走去死 走去死 你大姨难受到死
内疚没?”里含义一目通晓,林夕(Albert)(Leung Wai Man)就如一步步将诗人的社会权利感落实形成;而在《月黑风高》里,更社会更有血有肉更小市民,一个难为开晚班出租车,白天又要在大厦里当清洁工,努力挣钱给孙子念大学的老三伯形象简直纸上。上时期为了下一代的幸福疲于奔命,而新一代却昏昏沉沉,不知道路在何处。梁伟文(Leung Wai Man)(Leung Wai Man)这一遍揭示了难点,却没有交到答案。
  
  后天和人谈起那首歌,都在感慨国语乐坛很少有写这类题材的,看看排名榜一半上述都是爱得昏天暗地死去活来,要不就是故作姿态假惺惺的写首歌曲给大人,实则鱼龙混杂。同样是追究两代人关系的题材,林夕(Albert)一入手,高下立判。
  
  
  
  
  6 爱情转移
  
  国语 爱情转移 曲: Christopher Chak | 词: 林夕(lín xī )
  汉语 富士山下 曲: Christopher Chak | 词: 梁伟文(Leung Wai Man)(Leung Wai Man)
  
  
  那首歌不用多说,凡是听中国风的不会不晓得。那首歌其实折射出一些场景,比如,新疆语受语境的限定有多少深度。因为凡是听过普通话版本的《富士山下》,对于《爱情转移》都是一对一不喜欢的。无论从意境、深度、帖肉程度和遣词用句来说,《爱情转移》都要低《富士山下》若干个百分点;但不巧《富士山下》远没有《爱情转移》知名。汉语是合爱沙尼亚语言,福建话再卓越也仅仅只是一隅方言。但怎么香江歌唱家的汉语词总是没有汉语来得呱呱叫啊?这几个水土不服的标题,需求找个偏方来化解。
  
  《爱情转移》的词换做其余人写,则可以过得去;但在林夕(lín xī )手下,未免有些失水准。假大空是对词的第一影像,很宏伟的乐章,但结尾给人的感觉到却不知所云。“把一个人的采暖
转移到另一个的胸口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希望”,再看看“什么人都不得不这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持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后者则展现要开诚布公许多。
  
  这首歌最大的功业大约就是能让陈奕迅先生在腹地再火上一把,只是因为《爱情转移》而火,多少有些讽刺。
  
  
  7 好久不见
  
  国语 好久不见 曲: 陈小霞 | 词: 施立
  中文 不如不见 曲: 陈小霞 | 词: 夕爷
  
  与两朵玫瑰一样,《好久不见》与《不如不见》可谓旗鼓至极。《不如不见》是《十年》续集,当年是有情人仍旧情人的情丝画上了句号,字里行间有着挥之不去的发愁;而《好久不见》则
  要明了许多,多年不见的爱人,在将要赶上的前一刻心绪,由Eason淡淡的唱腔娓然道来。
  
  《好久不见》堪称本张专辑里最精粹的创作,而那首歌也早在二零一八年年中就以录制落成,比中文的《不如不见》都来得早。
  
  
  
  8 爱是一本书
  
  国语 爱是一本书 曲: Davy Chan | 词: 易家扬
  普通话 心深伤透 曲: Davy Chan | Hardpack、Davy Chan、CY Kong、Eason
Chan
  
  本张专辑里最有诚意的翻唱文章,也是最令人惊艳的。
  
  汉语《心深伤透》是首快板歌,而本次竟然成了陶喆(英文名:táo zhé)风格的R&B。陈奕迅先生很少尝试那类风格,本次效果也非常正面。《心深伤透》里还在不爽整个社会风气,《爱是一本书》里则在对恋人温馨的唱着五个人的小爱情。一个乐曲,八个境界,颇具观赏。
  
  最终再说一回,实在是太“陶喆先生”了。
  
  
  
  9 首先个雅皮士
  
  国语 第二个雅皮士 曲: 梁翘柏(英文名:liáng qiào bǎi) | 词: 周耀辉
  汉语 最终的嬉皮士 曲: 梁翘柏(英文名:liáng qiào bǎi) | 词: 黄伟文
  
  
  无论是“雅皮士”,依然“嬉皮士”,歌曲全体的感觉都是“及格之上、水准之下”。汉语还比较吵闹,而国语则纯粹Jazz。歌词消息量很大,歌迷可以逐步消化。
  
  
  
  
  10 白色球鞋
  
  国语 白色球鞋 曲: CY Kong 陈奕迅先生 | 词: 姚谦
  汉语 中文残片 曲: CY Kong 陈奕迅 | 词:周博贤
  
  
  其实只要根据国语的命名规则,中文改名为“白色马夹”就对了。都是讲若干年后翻起小时候的物事,中文翻到的是背心,而国语是球鞋。因此推动一段历史。共同点:都是初恋。
  
  那也是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很少接触的始末,来得轻松而没有承担。两首歌都是概括婉转的爱恋小品,留来做专辑的“补完”位置,最为合适然则。
  
  
  
  11 月球上的人
  
  曲: 苏耀宗 | 词: 林若宁 | 编曲: 王菀之
  
  王菀之的编曲是那首歌最大的独到之处。不清楚和声是或不是也是他,在《花洒》里也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
  
  歌词的点睛之句为“从月球观望难辨地球相爱跟错爱”。整首歌轻盈却生气勃勃,有难熬却不泛滥。尤其尾段加上若有若无的女和声,更是让那首歌出彩的地点之一。
  
  听了那首歌,终于在国语专辑里一向困惑的难点,得到答案。为啥总认为国语里的陈奕迅先生紧缺点味道?听了那首同张专辑里的中文歌曲,一下子亮堂:陈奕迅先生嗓音里的感伤与沙哑,国语里很难看出。因为那种特殊的品格,使得众多平凡资质的歌也能唱的加分不少。
  
  
  这一次是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第二回在同样歌曲的基本功上大量推出国粤语的版本。总体来说,在预料之中,汉语版本周密胜出。
  
  只好说期待下次。《认了吗》像是几次商业驱动下的玩票大碟,专辑名就像也在告诉我们,认了吧,就这一个样子好了。而七个月后的普通话专辑《Listen
To Eason Chan》,才是陈奕迅先生应该认真对照,才是我们相应认真对待的创作。

本季《中国新歌声》盲选环节里,大家最常听见的一句话,或许是累累“90后”选手对台下一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和陈奕迅先生说的那句“我自小听你的歌长大”了。导师们甫听时面露狼狈又扶额,而后渐渐无独有偶,甚至主动提起此语以自嘲。

唯独何人又曾想到,比两位先生更难堪的,应是傻笑着真切说出这句话的“90后”选手本身。

不经意间,他们身后的满贯“90后”——曾被称呼“垮掉的时日”,正踉踉跄跄地步入中年。他们血液里那一个在成长中不为人道的琐碎记念,牢牢系于两位名师的流行歌曲之中。选手们宁愿揭穿本人老大不小的事实,也要公开谈“青春”这么些敏感话题,不吐不快。

二〇一三年七月,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在香港(Hong Kong)红馆连开九场演唱会,陈奕迅先生上台与周杰伦先生合唱《岁月如歌》和《淘汰》两首歌。

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流行音乐界的村上春树

2000年,正值许多“90后”的少年时代,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发行他的率先张唱片JAY,不仅对“90后”作了流行音乐启蒙,还很快转移了国文中国风圈子的音乐审美。

周杰伦先生独特的曲风、tempo和声调,加上不苟言笑的形象,为正找寻自我定位的青年所接受,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的音乐也由此在新世代找到了属于她的岗位。

从此,周杰伦先生的曲风变得越来越多元、更着意反前卫,他像海绵一样吸收了嘻哈、主流情歌、R&B、舞曲等多种风格。可以是《将军》的口齿不清,也得以是《菊花台》的咬字清晰;能够是《懦夫》的残暴,也只是《她的睫毛》的甜腻;可以是《差异》的悲伤,也足以是《阳光宅男》的激发……

2000年,周杰伦先生推出首张专辑《JAY》;2001年,第二张专辑《范特西》成为当下十大销量国语唱片之一。

周杰伦先生半开玩笑地称本身的品格就是“没风格”,自云“将非主流的著述做成了主流作品”。此种精神影响了更加多“90后”年轻粉丝——在禁欲主义盛行的历史观高校内,他们要效仿偶像,把温馨的非正规天性推而广之,从而得到同侪的称道与肯定。

此时,坊间流传一句话“三十几岁的人写歌,二十几岁的人歌唱,十几岁的人听歌”,此语可谓定义并树立了词小编方文山先生、歌者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和听者“90后”在这么些时期的涉及。

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与方一杯。

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更大的成功,其实在于牵动“90后”乐迷改变呐喊和追捧式的老派追星格局。他的创作吸引了成百上千乐迷以其专业形象为榜样,模仿她的腔调唱歌,甚至满怀热情学习演奏乐器和创作,乃至考入高校音乐专业或转产流行音乐工作。

能感染到人家爱他小说之余还爱上她本行的小编实在不多,而能撩拨人撰写欲望的小编更少,除此以外我只想到村上春树。

2004年,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在都柏林举行“无与伦比”演唱会。

听懂陈奕迅先生,或者须求历经悲欢离合

陈奕迅先生是“90后”人生中的另一个符号。与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差其他是,陈奕迅先生一说话就是很“主流”的、观众一定喜欢的声线,市场不需求消化时间,对其创作的争议声更少。

“90后”观者之所以喜爱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大约是因为他的文章曲调精粹而歌声顺耳;可是,囿于见识和知识,他们不一定能听得懂意味深长的乐章,停在“见山是山”的境地。

比如说《单车》(曲/柳重言;词/黄伟文)一曲曾在小孩子节目《至NET小人类》中播映,无疑是与《超人的大旨曲》一样是首儿歌,然而主旨是“赞赏父爱”是合情不过了,可你想不到有天黄伟文突然冒出来,说此曲是写控诉小叔的——相信您本人刚听到这表达时,整个人是懵的。

陈奕迅先生与黄伟文。

“90后”从爱听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到听懂陈奕迅先生,落成了一回成长。有言“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歌听了百遍,此间足以让一个人历经悲欢离合数十回合了。

那时候您把《富士山下》(曲/ChristopherChak;词:夕爷)听到耳朵长茧,听到它陷入俗气的口水歌,或者也始终听不懂歌词何意。但某天你还在听那首歌时,终于舍弃了强求前度与您重修旧好,才听懂了“哪个人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怀着自以为伟大的爱(实为贪嗔痴)去追讨心思实在太傻,那样的祥和未免太恐怖。

又只怕,某天你听《富士山下》时,家里的花猫死亡了,才听懂“要有所必先懂失去怎接受”,倘诺失去所爱便失控又随心所欲,原先的“得到”便是原罪;某天你听那首歌时,青春早已浪掷了大概,才听懂“前尘硬化像石头/随缘地抛下便桃之夭夭”,大家每一天都“被励志”“被进取”,面对石化了的陈年,难道大家不可以当几次苏东坡,果断与之割席然后逃走、苟且偷生?

陈奕迅先生、林夕(Albert)与杨千嬅。

当大家逐步成为“中佬”

陈奕迅先生公司与周杰伦(英文名:zhōu jié lún)团队在歌词创作上思路很不均等。

周杰伦先生团队的方一杯,其著述题材较广,可以是战争题材《最终的战役》,可以是物件《青花瓷》,可以是写中药的《本草纲目》,让粉丝投入到她创办的世界里欣赏他的德才。

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公司的林夕(lín xī )则不然,小说题材于他而言只是“色相”,他的目标是要解剖人性和谈文学,由此他并不援救上世纪Hong Kong风行乐坛的“非情歌运动”,他觉得是或不是情歌无所谓,只要观者喜爱的标题都得以拿它做糖衣炮弹,包裹着祥和想写的事物。

陈奕迅先生的歌曲中,很大片段是由林夕(lín xī )作词的。

从高校到社会,“90后”在周杰伦先生的情歌中显出了心绪、找到了共鸣,然后在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的悲歌中消化了情怀,学会了做人不必时刻获得共鸣才活得下来,也开头知道优雅地欣赏独处的时刻。

从痴迷《我的势力范围》的“在自己地盘那/你就得听我的”高调展现姿态和立场的帅气,到均等欣赏《不来也不去》的“就当早期/是碎步湖上/可不行”勇于屏弃态度、勇于“没有立场”,有了如此的听歌经历才好不不难了解,原来成熟不在生理年龄的增强而在获取立身的小聪明,在于内心的熨帖和理性的性感。

当年听陈奕迅先生和周杰伦先生的人,方今也日趋步入中年。

当大家从学生逐年成为“中佬”,陈奕迅(英文名:chén yì xùn)的歌和林夕(Leung Wai Man)的歌词把不一致的人生选项摆在大家眼下,可以选用社会达尔文主义,诚惶诚惧地随着大队适应这些圆滑的时代,也可以拥抱个人主义,黯然地畅游到独家村,藐住嘴看她们在你面前上演。

哪天,人们也觉得陈奕迅先生的歌曲带着太多的负能量。但别忘了,负能量正是对抗虚伪的枪炮,历史上哪一部经济学经典没有负能量?负能量的便宜,在于教人追求“真”,那比“善”和“美”更紧要。为了情商不掉线便要强颜欢笑、一到购物节便要无缘无故狂欢,真正要反省的难道不是“正能量”吗?

妙龄不识愁滋味,步入中年的“90后”,现在才好不便于将那一个“负能量”咀嚼出一些人生滋味。

相关文章